相關文章





八通關古道 秀姑巒山


96 /11/17 


 


『ㄚ~  ~ ~  『ㄚ~  ~ ~


一陣陣低沉音頻的間歇性三連音的突如其來的響起,”烏鴉的淒厲叫聲劃破寧靜的山谷回響.


 


『靠吆, 恁阿媽的七早八早的就亂叫一通….……


光聽聲音,不必爭開眼睛,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也在滴咕大罵回應著:


 


『老倪, 您的老友在跟您請安囉』回覆著老倪的話.



一看手錶剛剛好是早上六點正,還真是正點報時得真是神準,實在時很累很想繼續睡,可是斷斷續續的不斷高分貝叫聲也實在是忍味調”,弄得不得不起床了,尤其是來自於兩種異類音頻的回應叫聲.



東埔停車場一隅


 


 


 


猶記得昨晚清晨兩點多才剛剛攤開帳篷/睡袋擺平躺在東埔溫泉的新蓋停車場,怎麼才剛躺下馬上就天亮了,還有點懷疑我有睡著嗎? 因為接下來今日需要背負著重裝,從『東埔』到『關高坪』將近有8.5公里的山路要走,養精蓄銳是一定要的啦.只是那ㄟ按呢,意猶未盡的困頓呢?


 


已經許久未曾登山的我,『甘ㄟ堪呢?』我也默默的懷疑著我自己,又怎麼會原本至少有七位同行,搞到最後變成5人小組,一想到這裡天就罩烏雲”,這下子真正是歹命了,我算是目前老弱殘的份啦,唯一的寄託似乎就只有傅方了,人高馬大體力又好,負重佳,耐力足,想到這ㄦ,我應該先呼一下口號,”


『 你是時代的英雄,你是民族的救…….!別忘了多分攤些公糧吶!


 



 


 



    走過新的剛剛蓋好的還未正式開張的『東埔吊橋,橫跨『沙里仙溪』將近百公尺的兩端新式吊橋,約有 一米 半的橋面,兩側欄杆試圖滿了葉綠色油漆,兩側摟空的鐵網蓋,背負著重裝,為了安全起見也只能小心翼翼地,緩步行走於吊橋中間了約40~50公分左右的木板走道,也是因為摟空的關係,隨時都可以透過鐵網往下看到好有距離感的深度,奔騰的溪流衝擊著溪中石頭不時濺起水花,嘶吼的水流轟啪聲(這個與那個轟趴是完全不同的),還有點怕怕嚇人呢!


   帶有點混濁的溪流是緣自於玉山北峰,進入『東埔』之後再匯入『陳有蘭溪. 走在最後押隊的浩老踱步前來,行走的步調頻率與我又不同,空曠的山谷中迴闌盪氣的風切速度颼颼聲響,造成吊橋得來回震動,『九二一地震』的恐懼感是直衝腦門,意識上只有馬上閃過一個信念,”走為上策”,我只能說要說有哪個膽子大的就好膽麥走囉!


 



八通關登山口


 



 



距離上次來過八通關古道/八通關山 也已經倏逾四年多了,只是記憶中只有輪廓並沒有鮮明的記憶那兒是登山口,這次又再度重遊舊地之際,馬上就喚起之前的回憶, 窄小的登山口樓梯,愛玉冰賣店,父子斷崖,雲龍瀑布,乙女瀑布,以及日據時代的駐在所---對關, 完全是歷歷鮮明回憶,那個標高2450M 的『觀高』山屋,以及親身經歷過類似山中傳奇被蹂躪過,被洗禮,那當然是絕對不可磨滅的記憶,只能說敬天地神鬼是登山客必要的謙誠態度,還有遠離正門口的床鋪就對了。



觀高坪



觀高坪的雲海


 



當再度踏走道這個觀高坪的時候已經是午後四點半左右,天候不知不覺之中轉暗了,而且暗得 很快,漸漸已經是暮靄沉色,玉山北峰的『銅門斷崖』已是落日餘暉下的最後迴光返照,回頭遠眺東埔區塊版圖都已經變成雲海沉浮,兩側山腰中間夾帶著灰褐色的雲海還真是漂亮極了,很久沒有『品嚐』這種【前菜】了,今天已經辛苦+痛苦的走了8.5公里,還是很的走了ㄧ天將近九個小時路程,全身汗流浹背,背膀痠疼,腰部也痛,膝蓋更是疼痛,腳指甲又不聽使喚的抗議,這使我想起老倪蓄意留給我那ㄧ堆有份量的公糧,精疲力盡的現在,我連一罐瓦斯我都覺得超重需要斤兩計算才行。


 



 



午後陽光剛好來一張特寫


 


    眼前所目睹的景觀,應該說是犒賞下的甜點。此時此刻我應該是這一段路上最後殘留路途的旅人登山客,接著又要往下山路下切階梯將近有落差200公尺,膝蓋關節韌帶隱隱作痛,才是我心中最大的付擔,哪怕是移動每一個下台階都會皮皮挫,體力耐力的耗盡只能用油盡燈枯來形容此時的困頓無奈。


 


宛如電影情節的寧采臣不就是肩背著行李行走趕路要前去借住宿一晚,只不過我是換成背負著重一點的行曩背包罷了,沒有月光昏暗的夜晚,步入林相之後天氣昏暗了許多,只能走一步停頓一下的緩步朝向山屋前進,孤寂無奈的侷行,沒有規則性的階梯路段,勉強跛足巔行,膝蓋疼痛誰人知,只能再次把護膝套再次拉得更緊一些,咬緊牙關,默數最後下階梯500崁。


 



96/11/18


昨夜果然是想像中的冰冷氣候,外宿山莊外的帳篷哪能抵擋2的寒氣逼人,十一月份的山裡氣候禦寒保暖是絕對不可少的重要條件。早上起得晚,大部分的山友早已經出發或者是打包離席下山了,反而是我們五位不徐不疾的打包準備往目標『中央金礦』前往。經過一夜休憩與膝蓋按摩,也似乎好了許多,今天的路程嚴格說來算是最輕鬆不過的,平緩坡的路徑也算是最大的優惠條件,雖辛苦矣但是依然要向前走,否則就昨晚討論的,假使真的到只有抵達山莊就僅此一遊返航台北,勢必會被笑掉大門牙毀了ㄧ世之英明,說什麼咬著牙也得衝上秀姑巒山才行。


 



夠涼快的帳篷


 


    不過也是老倪/傅方好心腸地分攤了些公糧減輕負擔,才可如釋重負減緩疼痛。還有那四顆原本準備帶來孝敬浩老的大葡萄柚,只好事先曝光,也因此感動的浩老也照單全收了認養背著走了。


 


  

行經八通關古道大草原,都可以看到歷史留下之遺蹟,這條赫赫有名的中央山脈越嶺古道還是始鑿於清光緒元年,日據時代再以理蕃為由再加以修築的,而我們正是走在歷史交會點的一群過客。


 


抵達八通關山登山口略做休息吃個蚵子麵線,雖然是蹲在路旁的風餐露宿飽食一餐,不過浩老的愛心餐,好吃的程度不亞於台北峨嵋街的阿宗麵線! 餐後只差沒有小睡午覺一番,睡蟲總是喜歡午後來交陪,昏昏沉沉之下還是決定早點到中央金礦山屋,早到早休息。



中央金礦山屋


 


我是這麼認為,浩老與我先往前行,老倪就陪著傅方/ ㄚ惠 去重溫舊夢-----”八通關山了。說得也是,對他們來說頭一次造訪怎可明明就在路旁,怎可輕言過放棄,好歹也是至尊百岳之ㄧ。




 

 雖然出發前浩老是訂不到山莊的住宿,結果運氣不錯的我們,跟山友們哈拉一下,果然接著兩天可就有山屋可住了。入夜之後天寒地凍,淒厲徹骨的夜晚實在不是薄如蟬衣的那頂輕便帳篷可以抵擋得住的。只不過是入夜後淺眠容易清醒的我,也是麻煩的開始囉。



滿為患的山屋裡頭,已經事先準備好MP3來作為人多嘴雜時鼾聲響起時候的防患道具,但是偏偏不幸的我的床位旁邊的老兄,打呼打鼾也就算了,除了音頻起起落落聲響之外,糟糕的事還會三不五時對著臉部頻頻吹氣,臉上觸動汗毛加上酒味吹襲,口氣之大的時候,眼睫毛會跟著抖動,只差沒有掀起眼皮蓋,忍無可忍只能用力推他一把,讓他來個中場休息三分鐘,問題是時間一過,還是鼾聲再起


 


不過縱然來回左右翻身交換各種睡姿,努力數羊也已經耗盡2個多鐘頭時間,還是無法抵擋住山莊內各路英雄好漢各式Hi-Fi多重奏樂團,還真是個悽慘無奈的孤獨之夜。我開始後悔臨睡前,對面睡舖的山友還頻頻分發安眠樂給他的隊友,下回我應該學會舉手要來一顆,作為權宜之計的那道最後防線。


 



96/11/19


清晨四點多起個大清早,昨晚一夜蹂躪之下也沒睡好覺,"疲憊總是在鼾聲之後"這似乎是我最常碰到的無奈情形,下回是否也考慮一下該帶著安眠藥備而不用,碰到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來換取一夜好眠,到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今日有個重要目標,柔一柔睡眼惺忪的眼皮,勉強地打起精神進攻目標是號稱台灣五岳之ㄧ的,標高3835M秀姑巒山』。從山屋側邊切入一開始就是陡上,非得四肢並用不可,將近半個小時的路程都是如此。心理暗爽叫好只是輕裝型而已,還好沒有按照原計畫背起重裝上再攀上這條爛路,不過也實在很難想像背負著重裝要如何攀爬這種山羊路徑?



秀姑巒山路標


 


繞過一彎又一彎的山頭,只覺得路途真的好遙遠,似乎就是在雲深不之處,此時倒是相當佩服當初是開闢這條豋山之路的無數英雄好漢,前人種數後人乘涼的美意,想想還是須要大家對於山林的熱愛,環保觀念的落實才有好山好水流給下一帶的子孫。


終於好不容易才抵達『白楊金礦』山屋,慣例式的巡禮一番,雖無緣到此一宿,但總該好好仔細端詳一番。太陽能發電設備,儲水設計..都可以體會林務局的用心,值得肯定。


 


重新出發,跨過小屋左側前行,經過好大一片的落石堆。東方已漸漸初露魚肚白般的亮光,已經是天亮了。位於秀姑坪3530M稍作休息,右轉可以直攻大水窟山,但是今日目標不在此,還是選擇左側的路標前行。


 


一路上攻的陡坡,好不容易才又看到另一個路標,右行往『馬博拉斯山山屋4.4K,這個聽說字輩的山都只能神遊,不可褻玩的最高指導原則,看了之後都不禁令人肅然起敬立正站好。


 



愈是往上走著,呼吸氣息頻率加快了,步伐速度變慢了,可是後頭看著雲氣遠遠地浮游而上,瞬時間都深怕步伐移動不夠快速,等到上了山頂而成為白茫茫一片,什麼也沒看頭,更沒搞頭。


『傅方,卡緊ㄜ!


『可要趕在那堆雲氣上來之前抵達三角點』不停地催促著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


 


千萬可別像攀登玉山東峰那般衰運,好不容易四肢並用踩上三角點,不到幾秒鐘之後卻是天地茫然,毫無視線,更別提所謂的風光明媚””壯麗山河『麥肖想』!.


 


 


一路上是跟傅方走得是努力加餐飯地用力拖著步伐,走一步是一步,只覺得路是遙不可及,又臭又長,腿部的痠痛已經發酵作用,但是近在呎尺的山頭老是走到盡頭才又發現目標還在山的那一邊,真是無語問蒼天,我終於能夠明白體會為何”Echo”一聽到只有單攻秀姑巒山就臨時腳抽筋不來了,其中之真正原因是可以體會是原來如此漫漫長路天高皇帝遠。


 


 



雲海風情畫


 


抵達三角點後,明顯木樁標示著秀姑巒山,那片雲霧還好也沒有被吹拂上來,萬里晴空視野清澈,因為地處之高度關係,左側可以看到玉山山脈,右側則已經是成為一片雲海,就是我所謂之什麼都看不到的雲霧區。



 


我們五個人停歇在山頂端有用力地休息將近20分鐘才緩步下山,回程看著來時路的跨過岩壁路段與穿梭在林相各式人體工學的路徑,還真是不簡單的路段,還頻頻試問:


『這是我們來時走得路嗎?』心理還想著剛剛是如何跨過著個山壁的夾角???


 



回程背陽,剛好可以順光俯視著下方的一大片的純白如棉花的雲海,藍天為底,山巒為幕,白木林的突兀立足其中,足以構成一幅『悠閒風情畫』,停歇休息之際真是最大的慰藉。下了山後,這回可是抱著輕鬆心情抵達山屋,這回山友變少了,安靜了,山屋床位變大了,今晚我可以安心充電補眠了,不會有雜音干擾了吧!


 



6/11/20  ()


清晨四點多就已經起床,山屋外面是到處是佈滿著冰霜,這個天候季節就是寒氣逼人,也難怪頭一天在觀高山屋睡帳篷時候是匹匹挫抖個不停,有如冰天雪地寒風徹骨的冷冽。還好是睡山屋,否則今早上勢必是帶黑輪眼睛。繞過關高坪,下到駐在所舊址,橫切過『乙女瀑布』、『雲龍瀑布』的橋墩,我跟老倪是極度『肖想』那山腳下賣愛玉冰的人家,好好來個兩三碗,解渴一番。我們還邊走邊慫恿著隊友們,快!!! 趕快去拼愛玉冰。誰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到達後,看不見有人顧攤位,就知道大勢不妙,竟然是本日歇業休息!


 


天ㄚ!猶如晴空萬里突然間來個閃電打雷般---- 訝異萬分,什麼時候不休息,怎麼好端端地選擇此時  一路上已經是沒水喝,千呼萬盼始終等待山腳下愛玉冰的期待的同時,竟然這樣地給它按呢生 ??”今日不賣冰”????差點沒摔倒地上,何況已經是渴到眼冒金星旋轉三百回合了。希望越大還真是失望越大!


 



回程我是一路上墊後,因為膝蓋疼痛關係,遠遠地2~3公里之外已見老倪已經在車子旁邊換裝衣物,原先還帶著忐忑的心情期待著,老倪會不會帶著一絲絲的同情心,把車開來這ㄦ登山口接人,猜想畢竟是猜想,老倪不會是我,結果幻想破滅,只能又再次無力地踱步走回『東埔吊橋』。


 


這回程步伐更慢了,就跟Pow所說的名言一般;要靠著意志力走著回來的。橋下的川急水流依然澎湃洶湧,風沏聲響震動著耳膜,四天前四天後有著不一樣的體驗與感受,還好感謝天空作美肯賞臉,給了個好幾天的好天氣,否則一切的切也許都變成了不一樣的,沒有了陽光也就沒有登山客的笑容,更不會又洗滌身心的登山樂趣,吊橋/麵線/ 鼾聲/愛玉冰諸多的事實存在,也不會出現這個歷史的史(,~~是登山紀錄的!)


                                                                                                 Steven



 


 


 

 



 

 



 

 


.


 


 


 



 



 


 


 




 

史蒂文的家_藍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大雄
  • 天宮堡壘變成了雲海上頭的孤島....好特別啊!
  • 史蒂文
  • Hi, MITCH : 感謝! 也瀏覽到您網站,也是喜好登山之高人,也造訪過駒盆/馬博拉斯...很厲害地!! ----- 史蒂文 20080906
  • alicehong
  • 前輩的文章及照片皆精彩, 讚!<img src="http://tw.yimg.com/i/tw/blog/smiley/35.gif"/>
    [版主回覆09/06/2008 10:20:42]<p>感恩! 能夠分享一些遊記/趣聞/喜悅...大家也是一種樂趣! 謝謝!</p>
  • mouse in home
  • <p>恭喜順利完成!</p>
    <p>&nbsp;</p>
    <p>八通關草原的景致很美,有草原有雲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