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序: 這已是將近九年前的事,差點發生山難事件,點滴過程的同時也給予自己一個警惕! 回來後不久就發生921大地震,感觸良多......


雪山苦行僧日誌 88/09/11 ~88/09/13


從未曾想過這趟"雪山行"真是如此的『硬抖』,也頭一次嚐試到甚麼叫做『翻山越嶺』的滋味,甚麼叫做『精疲力竭』,我們一行宛如『西域取經』一般困頓而行,『天之涯、海之角』明明已經是午後三、四點,依然有看不盡、走不完的的山路迢迢,當立足於三千公尺的高山上,眼看背後山嵐起霧緩緩籠罩著『來時路』之際,水源、糧食均缺乏時,更糟糕的是,當時也還沒摸清楚『下山』的路口,試問:『這個時候你會有甚麼樣的想法?   


        

一大片的白木林


 


早在這趟雪山行前,只聽說上了『七卡山莊』之後的那一段『哭坡』是有夠『操』有夠『累』,卻從未有聽說過上『雪山北峰』的路況究竟是如何?是『圓』是『扁』毫無所悉,只是經由『國仕』的再三慫恿鼓吹,再加上正好位於有名『聖稜線』的南段,風景秀麗自不在話下,仔細這麼一盤算,豈可入寶山而空回,再者又經由二位『大老』的點頭『批准報備』之下,於是就這樣鼓起大夥的雄心壯志,特地安排這趟雪山行。


 



9/10 晚間十點多出發,一部七人座車內是笑語不斷,呼嘯馳騁在北宜公路上。打從"老倪"代收DHL寄來的那一大束的玫瑰花和一張『不具名』的生日賀卡,並指明轉送當事人----『保保』開始,這一路上大夥是『嚴逼拷打』『逼供再三』『拉關係、套交情』看看能否勉強『擠出』一點『內幕』!除非是佳偶怨懟,否則所費不貲的『玫瑰花』必定有『ㄐ一ㄢ』情------堅定的X】。


 


不過我看『保保』一副無奈迷惘的神情,應該也是跟大家一樣屬於『無辜』的受害者,雖然我們滿頭霧水想急於揭開這扇神秘面紗,終究依然無解,『解鈴終需繫鈴人』,就且讓日後再解分曉。夜半時分,還特地去了趟宜蘭夜市吃宵夜大快朵頤一番,一來是填飽肚皮增強體能,二來想想後續幾天是只能粗茶淡飯,與其這樣倒不如先補充些熱量『卡路里』甚麼的。


 


凌晨四點多跨進『武陵農場』地段,來來回回好幾趟才總算找到停車地段,連續假日的登山客人數車輛之多實在是超出你我的想像,能夠找到一塊平整腹地『停車』已經是偷笑了。


 


趁著天亮前還有些時間『哈噠』小憩一下,一如往常般盤縮在車中座位上,縱然更換各種睡姿,依舊是『痛苦指數』高張,想入睡是沒那麼簡單地,要不是夜晚氣溫很低,倒也很想匍伏前進鑽到車底下舒服個兩個鐘頭比較實在些。


 



9/11 天候微亮,從遠處循序漸進般傳來一陣陣『Engine』嘶吼作響聲音,霎那之間,吵醒了睡眼惺忪眼皮厚重的我們;


 


『哇靠!有人捷足先登了』  浩浩,首先發難叫出聲響


『那還不趕快起床!』  接著就有人這麼吆喝著


 


說的也是,這次雖然已是正式登記報備入山,但就唯恐連續假日期間山屋人滿為患,屆時無棲身之處那可就得『扛』帳篷背上山,可就慘了。何況剛剛滿滿的一部中型車才呼嘯而過,難怪敏感『悟』性很高的『浩浩』會跳床而起。事不宜遲,吃過簡單早點即趕緊出發。


 


剛開始緩坡而上,約110 分鐘之後抵達『七卡山莊( 2463M ),片刻休息後步入真正精采的後半段,據聞有名的『哭坡』是絕對讓人望而卻步的。不過這次行前還特地安排,來個訓練體能活動,行前還帶著半脅迫的口吻強迫『保保』加入「早安晨跑」行列,其目的不外乎是「跑步數十日,用兵一時」,避免屆時是『人在此山中,雲深不歸路』的窘境,雖然多次攀登百岳,但必要的訓練還是『馬虎』不得,充分的準備讓自己的體能保持最佳的狀況那是絕對必要的。


 


抵達『哭坡』山下的觀景台,一瞧見陡直的山勢是蜿蜒迤邐而上,最後是消失在眼眸的『那一點』目標,雖然是晴空萬里,白雲天藍好風光,可是一回頭望見眼前的『關卡』還真不是蓋的,包你『膽怯三分』。吃過乾糧,補充過『卡路里』後,也沒忘記吐出吃過增強維他命C的酸梅仔,當然也有人沒忘記『哈』根煙的道理是一樣的,像『老倪』『瑞舉』『阿煌』就屬於這一類『煙腔分子』。


 



舉著幾近22公斤的重裝,頂著大太陽,汗流浹背的舉步維艱行走真不知該說是一件『苦差事』,還是一件『好慷事』 ?


『好端端的呆在家裡『翹二郎腿』吹著冷氣,看TV,喝下午茶,多愉快的消磨時光』


『這等天氣,還去爬山,真是頭殼壞掉?』


 



幾年前我的確也是有同樣的看法,但經過持續幾年來,似乎已有不同的『解讀』方式。苦中作樂也算是『犧牲&享受』相對論的一種,再說『ㄖㄣˊ』()者樂山,智者樂水,古人早已作了相當貼切的詮釋,每個人心中那一把不同『尺規』,是沒有絕對的『標準答案』,全看自己如何調適、如何丈量罷了。



這就是雪山有名的哭坡


 


『老倪』打從上山以來是一路上落後遲緩於行,據稱是說:既是感冒咳嗽又禍不單行加上腿部抽筋,還真是『倒霉』加三級。我們是一路好說歹說連哄帶騙,才能『誘拐』他上山,但行走至『哭坡』中段時是上氣接不到下氣,還有點『氧』氣已盡的感覺,當然也會習慣性的用那『陰陽調』的鳴叫聲大力嘶吼聲響~~~~『好累呦! 這個時候,原本已抵達最高點休息中的『保保』,一聽到『大老』的『呼喊』之後,馬上『識大體』地,飛奔而下探個究竟,經請示『倪大老』之後,也二話不說馬上扛起『老倪』重裝背包,背『它』一程。此時真是充滿『人性光輝』感人的一面,令人一來『聞之動容』差一點沒令老倪感動得『痛哭流涕』。


 



『看到沒有?頭一次當"大老"這麼爽!


 


老倪是沾沾自喜神情愉悅的叫著,頭一遭『享受』特權,當然會津津樂道,弄得咱們『浩大老』只能在後頭是一步步『努力加餐飯』,又是『望背興嘆』這等無奈的打擊。


 


下午1:30登上『雪山東峰( 3199M )。這正好位於行程路旁的百岳,當然不可輕易放棄,輕鬆行的步上『三角點』。接著沿著坡道而行,跨過一座山頭之後,遠遠地即瞧見那『三六九山屋( 3100M ) 座西朝東,紅色的屋頂鮮豔的座落在寬闊綠茵的山坡之中,宛如萬綠叢中一點紅。



 


山莊的背後約莫四十度的箭竹林山坡,有如線性斜率般延伸而上,大抵上高度落差有四、 五百公尺 ,枯槁的銀白色樹幹所謂的『白木林』分佈在整片山林之中,煞是好看,清晨破曉的霞光覆披更是美不可言喻。遠處俯瞰而下翠綠林蔭與山莊嫣紅屋瓦呈現強烈對比的構圖,有一種『唯我獨尊』磅礡的氣勢,說不上很美,但是卻極具不同特色。


 


山莊前面右側的『茅房』倒也值得一提,類似三角金字塔型的木材建造,不到半坪大的空間竟可間格四房( 2M2 W),乍看之下尊節空間之下的創舉也令人嘖嘖稱奇,只不過這會兒,高個子倒是會吃點虧,既不能『抬頭挺胸』也無法『儘情奔放』,斗大的空間連『舉手投足』也得稍加收斂才不會『四處碰壁』,想想所謂的立志做『大事』還真是有點難囉!


 



9/12 ()


清晨兩點多已經起床,三點十分出發。黝黑的山路已無任何景觀可看,四點不到已抵達『黑森林』入口,幾近早上六點鐘已出現晨光展開白晝序幕,已可瞧見雪山冰斗的環狀山稜,也就是有名的『雪山一號圈谷』,依據學者專家的研究報導,雪山山脈曾經有冰河遺跡,專家是內行看門道,咱們是外行看熱鬧,雖然看不懂『冰斗』歷史的軌跡,至少也還懂得『高山毛茛』那長長的纖細花柄頭頂一朵朵鵝黃的單花,到處充斥著路旁隨風搖曳擺出蔓妙舞姿。


 



七點十分,踏上雪山主峰( 3884M )平坦的山頂和早晨柔和的陽光,立足於峰頂之間是寬廣視野,各個山頭是稜脈分明、層巒疊嶂美不勝收,真不愧是台灣第二大高峰。大夥席坐聊起天南地北,閒話家常,登山客的『饗宴』總是在這一剎那之間是表現無遺,這也就是為甚麼登山是先犧牲與後享受的道理所在,儘情的『享受』總在這一刻時分。突然想起唐朝古人【李涉】的那段詩句,內心情愫的昇華更令人有種莫名奇妙的感動: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


『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閒』



 

踏過主峰之後,向,號稱『雪山北角峰( 3880M )的『北稜角』推進。路基不算明顯,只能靠著隱約可見的痕跡和方位邁進,果然不到三十分鐘即抵達。據聞『老倪』是多次登上雪山,明明『北稜角』是近在咫尺卻有諸多因素,竟未能『親臨』,頗有憾恨之苦,這趟路總算讓『老倪』了一樁心願,不虛此行囉!相信忍著腳痛蹎跛上山的代價是值得的。


 


北稜角』的山頂是一堆堆片片頁岩,就地擺開『龍門陣』閒聊一番,頭頂著溫暖的陽光,和風吹拂滌盪真是舒爽不已,也許是真的有點累了一個個也就不知不覺中,就地『小憩』一番。你可以想像出,睡在『山巔』之間,大地為床,屈躬而枕,吹著自然寒風,點著一個大瓦特數燭光的『暖陽』曝曬著,外加有點累,真的叫你不想睡都有點難唉,冥想著避暑海邊的南洋渡假村做日光浴也不過如此罷了。


 



打從清晨三點到現在已走了五個多鐘頭,稍作打盹休息過後,依然是『一條活龍』。只是一想到下一站北峰,依然有七、八小時的『抗戰』路程還真有點退軟,有時候想想既來之應該勇於面對挑戰,豈可入寶山而空回。


 


但話又說回,路程之遙恐怕會超出我們的想像,何況我們七人之中任誰都沒人有去過?面對此刻還真的是有點『天人交戰』之難於抉擇,原本也想放棄的我,後續也禁不起『國仕』的感召,『瑞舉』的號召,於是乎就勇敢地『ㄌ一ㄠˊ』下去,抱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雄心壯志,為了不虛此行就毅然決然地登上衛冕者寶座------接受『挑戰』!


 


原本是四個勸三個(當然『保保』也是其中被慫恿者之一),最後變成六個勸一個,大丈夫說:


『不去就是不去』心腸堅如鐵石的老倪,依然不為所動,哪怕是說破了嘴都無動於衷。


 


其實故事的另一面,咱們也體會出他也深怕『腳力』不佳,屆時拖累大家更是千古罪人,回程勢必被『唸經』那更慘,何不瀟灑走回程散步逍遙於『森林浴』芬多精之間。也罷!既已是滿足他個人的目標期望值----腳採『北稜角』山稜,那也就不必過多牽強的挽留,


 


『送君千里終需一別』 這時『保保』是面對『老倪』如此調侃的說著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老倪脫口說著


 


一個對聯似的對白接續出口,我們就有點像似『楚留香』劇照中的台詞與情節,有點離情依依,生怕此去再會難的不捨。不,應該說是『竊喜』著,至少去了趟北峰回到山莊後,留守的『老倪』已為我們煮好熱騰騰的咖啡等著我們,好讓他充滿著嚮往的眼神,並聆聽著有關於『北峰』神勇事蹟,並『後悔』著當初為甚麼不同行。一份充滿著『陽謀論』計劃,大夥也樂得相送行。


 


『老倪』告別後,即轉身往下山路而行,我們也就順延稜線北行,跨過『雪山二號圈谷』繞過『凱蘭特崑山』,這條號稱『聖稜線』南端的路程風景秀麗自不在話下,腳踩中央山脈稜線而行,望盡千山、稜脈、逕渭分明的百岳林立,縱然涔涔汗水濕潤我衣襟,這又何只『享受』兩字可以形容的快意舒暢


只是明明看得見北峰正位於前方,行走好幾個鐘頭之後依然還是『位於前方』屹立不搖,唉呦!我的媽呀,還真是路程夠長夠遠。體力也漸漸損耗不少,明明已接近中午時分竟然還尚未到達,顯然已與當初的估算有所出入,這下子還是『老倪』聰明,會選擇下山路,免於『勞碌奔波』之苦,大夥已經有人陸續喊出:


 


『他奶奶個熊,真是有夠遠呀!』


『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到?』保保已經很無奈地叫出同樣是我心中的疑惑


 


問題是,『WHO KNOW?』『天曉的?』心中也是一連串的問號加星星&*%@!


 


更慘的還在後頭,原先以為登上『雪山北峰』後,一下山約莫二十分鐘即可從『山屋』旁側,切下山路回程,結果一經詢問『下山客』才恍然大悟,回程竟然還要走回頭路接近『北稜角』處,才有路標往下切,乍聽之下差點沒昏倒,體力馬上『萎縮』二分之一。


 


天哪!上山四個半鐘頭路程都還看不到三角點,回程體力更差,『甘也堪呢』?心中開始有這麼大的狐疑,看來真的是『硬斗』的路程,這下子變成是我開始羨慕『老倪』著才是最佳抉擇,想必這時已躺在山莊床鋪上睡大頭覺,沒事還真是來『找碴』苦了自己,就不知『老倪』這會兒有沒有很後悔沒『跟』上來,一個人留守空盪盪的山莊,窮極無聊地當起『莊主』來了。這簡直就是『來也後悔』『不來也後悔』的矛盾情節。


 


 


為了北峰是吃盡苦頭


 


中午12:30抵達山屋,背包也集中於山腳下山屋,12:50踏上『雪山北峰( 3704M ),從北峰眺望『大壩尖山』感覺是近在眼前,寬闊的壩基輪廓是清晰可見,依然可瞧見壯碩山巔,回頭遠望來時路真是備感艱辛,一個彎弧的山勢稜線,難怪是看得見卻走得非常辛苦,由於時間有限也不敢多做逗留,隨意瀏覽景觀之後也就匆忙下山,因為後續至少還有四、五個鐘頭要趕路,想著想著愈是不敢冥想,如果可以抄小徑的話那該多爽,否則一想起『回程』的原路,天遙地遠,長路漫漫又將如何是好?有點悔不當初的決定,回去說給『老倪』聽,一定會樂不可支,並會慶幸著,『好佳在』沒參與『西藏取經』苦行僧盛會。


 



果然,回程時體力大減,水源也有沽竭之虞,一路上開始『省水』開銷,有了上回玉山後五峰的『鹿山』行,更是深深體會出缺水之苦,尊節水源列為最高原則。過了午後3:30太陽有點朝西斜照,午後天候也開始起變化,雲層厚重霧氣加深,已警覺到雲霧變幻莫測的危機意識,眼看著『瑞舉、浩浩』超前找尋下山路,『國仕、保保』是行程落後我至少二十分鐘以上,如果未能跟上『浩浩』步伐,也擔心錯過往下山路口那可就得晚上露宿山頭,但如果不等候後續兩、三位,勢必是要摸黑下山,甚至迷失山路之中,當時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未能找到下山缺口,只好繞回北稜角原路,只是期間至少又要多浪費三、四小時之久,論耐力體能尚可應付後續路程,只是看到『保保』『國仕』已是疲憊不堪的臉色,真氣盡失體力幾近耗殆,這種疲勞轟炸的長程路途,除了基本體力需求外,『耐力』不可少『毅力』更是不可缺,一旦信心被擊垮那可就沒戲唱囉!『人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一隻小鳥哮揪揪』正是此時最佳心情寫照,我也只能邊安慰喊著;


 


『快了!快了!馬上就快往下切入下山路了』


只差沒脫口而出 ;快了!ㄑ一ˊ ㄇㄚˇ 十分鐘,就到了!』


 


一路上是頻頻回顧還在後頭的『三人行』,當手錶已顯示著PM3:30之際,心理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今夜『摸黑』下山的機率是免不了囉。當步入最後一個高點之後,我左看右,上看下看,完全已失去『浩浩』的蹤跡。這『浩大老』體能果然不輸『少年家仔』,『四十歲,還是一條活龍』的台詞完全可以套用現在的他身上,一流的體力與速度才能『體能過人』勇往直前,明明咱們只能時速60公里,他老兄卻是快馬加鞭,有如猛加油『ㄔㄨㄟ』到百公里時速,難怪拐個彎就失去蹤影。


 


『喂!咻等一下』 『浩浩』『浩浩』


『咻等一下ㄛ!』『夭壽仔! 救人ㄛ!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又加上後有『腿軟』的傷兵,西下的雲彩及霧氣瀰漫步步吹襲而來,還真令人有點擔憂,只差沒站在高崗上唱『高山青』壯膽而已。經幾度呼喊之後才總算又獲得傳回的『迴響』。                                                                



 


這迴響太重要了,要是沒能隨之腳步『切入』下山坡道,那可能真的是『命苦啦』,至少又得繞回主峰,多走三四小時的冤枉路程。這好比賽跑五千公尺,明明已見終點線,可是這時任憑你使盡吃奶的力氣,哪怕再加速、衝刺,也都是有如年久失修破舊的老爺車一般,再快也不過如此罷了


 


隨之下切,步入碎石坡,落差幾近有百公尺,坡道約60度的長程路段,有如溜滑梯般的快速下滑,下滑的瞬間的快速,已經無法經由腦袋瓜再詳細思考腳採位置安全與否,重力加速度的定理完全可以得到『驗證』,絲毫不『打折扣』的往下滑行。


 


人家是腳踩雪橇滑雪,我們是『步行』滑降,不過話又說回,經驗豐富的累積往往可以變成常識,類似路況也非頭一遭,當邁出步伐時已察覺不妙,鬆軟的碎石坡是有如『流沙』般滲透力侵蝕淹沒腳踝,趕緊二話不說改變走法,往下俯衝的『之』型滑降可增加些『阻尼』作用,避免過當的力道『慣性』會連滾帶爬『滑』到山腳下,自認沒有『堅厚』的『臀皮』可當緩衝區,因此也只好一步一腳印,踩滿整個坡道的『刮痕』才有驚無險安然度過碎石坡。下到山腳下我也不時納悶著回頭頻頻回顧,那是我們走下來的路嗎?


 



接著穿過幽黯的杉林區,沿著水源頭的水管路步行下山,平緩的坡道已異於之前高低山巔起伏的縱走,回過頭也不時呼喊著『保保』『國仕』,在這個時點我都必須確認他們兩與『阿皇』同行安全無慮,我才又接續探路往下走,前面的兩位『浩浩,瑞舉』希望是先行下山後,能燒著熱咖啡等著我們『哈』一杯。



獨自踱步行走諾大的森林區之中,肅穆寧靜的氣份和昏暗的天色已可以確認夕陽西下,沉靜低迴的落葉聲響都聽得一清二楚,當風向穿越林梢,隨風搖曳的颼颼作響,彷彿空氣中的濕氣凝結得特別快,不斷地掃描探索四周,縱然已擦拭過有點模糊的眼鏡鏡片,依然無法快速望穿下山路的路跡。天時、地利、人和各式條件是樣樣缺乏,說『害怕』還稱不上,論『擔心』還真有一點。


 



回到登山口之時『國仕、保保』是完全『硬撐』著走,上回『關山行』的時候,『保保』還可以勉為其難的靠『意志力』下山,這會兒是連意志力都說不出口來,可見疲勞轟炸的出操程度決不是一般『普通』可比擬的,真正是有夠『硬斗』,就依我自己的經驗來說,這路程比起『鹿山』『合歡西峰』更是『又臭又長』,要是硬要找一個形容詞的話,用『天涯海角』來形容路途之遙是一點都不過份。


 


這趟路真的是有如『三藏取經』的苦行僧一般,從清晨AM3:00出發的天黑,走到回程PM6:30還是『天黑』,共計15.5小時的長程環走,難怪『保保』這回是連『意志力』都使不上『力』,一回到『山莊』之後與『國仕』雙雙倒床不起,按理說應該是飢寒交迫才是,竟然上床休息後連晚餐都免了,而且馬上陷入『昏睡』瀰留狀態。要是『國仕』早知道會有如此的『盛況空前』,也絕對不會自告奮勇的極力推薦要走這趟『雪山北峰』,沒有這趟算慘痛的經驗自然也不會有事後『豐盛』的回憶錄。



 



『保保/國仕』下?  ……….



                                     Steven 史帝文  88/10/20



後記:


從雪山回來後沒多久,就發生了號稱台灣百年來的921大地震(芮氏地震7.4),擁有全台最多高山百岳的『南投縣』受創最為嚴重,由於是地震帶的震央高好位於南投『國姓鄉』九分二山附近,撼動力量之大有如瓦斯氣爆一般瞬間產生驚人的威力,也幾乎將該山頭夷為平地也已將附近整座山頭移位,整個『車籠埔斷層』與『大茅埔斷層』地殼相互擠壓的應力分別釋放落在『東勢』『大里』『集集』『中寮』地段上,除了出現斷城危樓之外連北部的台北當天晚上的天搖地動持續的搖晃也出現高樓倒塌現象,同時也造成全台死傷達萬餘人。


 


曾經擁有青山綠水,層巒疊嶂風光明媚為傲的『南投』,經由強烈地震的蹂躪不但瞬息之間屋瓦殘破、天人永離的悲情,走山位移、水壩的崩潰更是岌岌可危,美麗的淨土剎那之間已變成窮山惡水,中橫公路的路基崩塌險象環生,飛鷹登山隊一行十四位登山菁英的罹難,原本應該是洗塵於湖山原野之間,接受峻山叢嶺的饗宴,沒想到瞬息之間,大自然的反撲,回家的路竟變成如此的遙遠,面對大自然的威力之大不得不慨嘆其能量真的是超乎你我的想像,這就如我自忖的感受:『立足於高山稜脈之間,會使人覺得渺小的有如那一搓塵土,來去之間又何嘗帶得走一片雲彩,看穿了凡塵世俗的庸庸碌碌之時,一切自有不同的省思!』。



 

: 雪山行程


 


登山口--------à七卡山莊( 2463M )-----à ----à雪山東峰--à三六九山莊( 3100M )


 07:10  110分 08:50   180分 12:30 180  13:30  80  2:50


 


369山莊 -------à黑森林--------à雪山主峰 -----à北稜角 -----à山屋-----à雪山北峰


  3:00   140   4:05  110  7:10   25

創作者介紹

史蒂文的家_藍天

史蒂文的家_藍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